玩具批发|龙美网|

玩具批发|龙美网|

当前位置: 玩具批发 > 资讯新闻 >

澄海人才网,历史 清朝澄海三姐妹因婚不合跳海自尽没想到尸身飘到饶平某岛后

时间:2019-03-01 19:41来源:未知 作者:玩具批发 点击:
澄海人才网,玩具批发|龙美网|宝宝玩具堆满山 如何整理孩子的 ,原标题:历史 清朝澄海三姐妹因婚不合,跳海自尽,没想到尸身飘到饶平某岛后 清朝乾隆十五年孟夏的一天,海风呼啸,波涛汹涌,巨浪将三具女尸朝饶平县海山岛漂来。乡亲们竞相下水,把尸首捞上海滩。但见三具女尸衣着华丽,
澄海人才网

  宝宝玩具堆满山 如何整理孩子的,原标题:历史 清朝澄海三姐妹因婚不合,跳海自尽,没想到尸身飘到饶平某岛后…

  清朝乾隆十五年孟夏的一天,海风呼啸,波涛汹涌,巨浪将三具女尸朝饶平县海山岛漂来。乡亲们竞相下水,把尸首捞上海滩。但见三具女尸衣着华丽,各用丝绢缚腰部,并互相连结,三脸相向,六手紧搂。

  乡民将其解开时,发现一女尸怀藏蜡丸,丸中有书道明三女系结义姐妹,均因婚配不遂心愿,以死示志,做晓后人。乡民感于三女义气凛然,哀其不幸,纷纷捐款厚葬,并建三义女庙,四时祭祀。

  话说澄海金沙乡,一姓王员外,家有三女,三女并非同胞姐妹,而是闺中结义金兰。

  大女织娘,年已十九,原姓张,隆都人,因其父外出经商遇盗丧命,其母迫于生计,将她许与外乡一富户为媳。过门之时,方知丈夫年方七岁。织娘不愿把青春断送,逃离夫家至金沙。时值王员外欲买婢女,织娘以身自荐,员外见其貌美伶俐,派在女儿房中服侍。

  二女富娘,年方十七,乃员外独生女儿,员外爱如掌上明珠,聘师授书教读。富娘天性聪颖,学得满腹珠玑、脱口成章。

  三女美娘,年方二八,同是金沙人,数年前亲生父母暴疾双亡,王员外念昔时与其父之谊,接她来与富娘同住。美娘与普宁一姓赖公子是昔日双方严亲指腹为婚。如今赖家要求迎娶,王员外便为其备办嫁妆,送其上轿。

  原来赖公子久病医治无效,赖家是欲娶她冲喜,谁料轿方至,赖公子已鸣呼哀哉。赖家迫美娘与死人拜堂。美娘肝胆俱裂,欲寻短见。赖家恐惹出人命,送她回金沙,候她气静之日,才接回守孝。

  此三女虽命运不同,身份有别,然秉性相投,言语合契,形影不离,亲逾姐妹。于后花园之中,仿效古人,焚香结拜。

  且说王员外见富娘长成,思择一乘龙快婿,话刚放出,媒婆纷纷登门。其中有一个外号叫“鸟嘴婆”的,荐二十里外冯厝村冯三公子,据她所云:冯家乃名宦后裔,为村中首富,冯员外膝下五子,俱容貌俊秀。

  三公子名碌,更是貌若潘安。与富娘匹配,正是男才女貌,佳偶天成。王员外恐媒婆花言巧语,欲亲自相婿,方作定夺。鸟嘴婆稍为思索,约定正月十五元宵佳节相亲,员外允诺。

  光阴飞逝,转眼已是正月十四,恰员外有恙,本欲另约时日,然安人择婿心急,愿作代身,员外勉强同意。隔天,安人到达冯厝村已是晌午时分,鸟嘴婆早在村边等候,见面便道:“安人来得正是时候,今日元宵佳节游神赛会,村中扮景打狮,其中扮《再生缘》射锦袍一折,那皇甫少华角色挑来挑去,惟有冯三公子扮得。”

  安人听了此话,心中想:“冯三公子一定生得俊俏,方能扮皇甫少华。”因而脸现喜色道:“既是如此,待我改日再来吧!”说完便要回家,鸟嘴婆急阻道:“安人不如随我至庙会,观赏扮景,又亲睹冯公子丰姿,岂非一举两得?”安人欣然同往。

  游神赛会上,人山人海,媒婆扶安人挨挨挤挤,随着人流涌动。安人忽听站在前边的几个汉子议论道:“舞狮耍龙,都是昔日老套,有何看头?”“你岂知行情?今年添上若干戏景,煞是好看。

  什么《西厢记》、《救风尘》,还有《琵琶记》、《再生缘》,听说冯三公子亲扮皇甫少华。”安人侧耳倾听,那几个人又把冯三公子的相貌喷喷称赞一番。安人听得心如蜜糖甜。

  有顷,戏景已到前面,安人睁大眼睛,只见那皇甫少华衣着绣袍,头戴锦冠,骑着高头大马,眯着一眼,开满弓弦,向锦袍瞄准,真正是相貌堂堂,威风凛凛。安人看得,心花怒放,戏景虽过,犹望其背影不止。鸟嘴婆对安人道:“三人五目,过后勿长短脚话。”安人正兴致勃勃,没听出话中之话,连连点头。

  安人把看景相婿诸事回告员外,员外大喜,即央人送富娘生辰八字往冯家。未几天,鸟嘴婆便送来彩礼,并告知七月十八黄道吉日冯家便要前来迎娶。

  富娘自从定亲之后,虽喜自己择得如意郎君,终身有靠,却忧大姐和三妹前程,戚戚终日。想姐妹此刻闺房相聚情如骨肉,来日离别异乡怎不教人碎心断肠。

  转眼已是七月十八,正午冯家花轿来到王家门外,爆竹震耳,鼓乐喧天。员外安人说尽千般好话,富娘犹然泪如雨下,与姐妹抱头痛哭。莫奈众人左搀右扶,把她塞上花轿。

  却说织娘自出走后,婆家派人四处寻觅她。事有凑巧,这天,织娘的家公路过金沙,闻王员外送嫁千金,也赶来看热闹。刚好看见织娘在人群里一把鼻涕一把泪,认出正是私逃媳妇。待花轿去远,向王员外说明原委,员外见其说得有凭有据,思付道:织娘是出走之人,若不还他,于理不合。于是,准其另日领回。织娘闻知,如万箭攒心。

  再说富娘在轿中受尽颠簸之苦,到冯家已近黄昏,与冯公子拜过天地之后,于昏头昏脑之际,被送进洞房。富娘偷偷掀起盖头巾,见房中烛光耀若白日,室内陈设富丽豪华,思量自身入此富家之门,日后夫唱妇随,必定其乐无穷。念及大姐三妹犹然归宿无主,不觉又泪水沾襟。

  富娘正在胡思乱想之际,忽听,“咿呀”两声,房门突开突闭。猛抬头,见一独眼跋足之人,直闯入房中,富娘顿感毛骨悚然,叱问道:“何方狂徒,无故闯进新房?”来人面带痴笑,柔声回道:“是你夫君冯三公子。娘子何出此言?”话音未绝,随手摘去帽子,屋中顿觉倍添光亮。原来这人头顶丝发不存,秃头与烛光对映,恰似那厅堂上的琉璃灯。富娘颤声问道:“既是冯三公子,却为何这般模样?”来人含嗔道:“我冯碌不是这样,还能怎样?”富娘如堕烟海,未晓是梦是醒。

  冯碌用手按住膝盖,身体一伸一缩,攀上床,把那颗秃头斜靠在床沿上,独眼斜视,贪婪地望着富娘道:“娘子饱读诗书,岂不闻人不可以貌相,海水不可以斗量?”富娘呆然难语,冯碌想道:我与娘子结为夫妻,百年恩爱,并非一朝一夕,索性将前事直言不讳。

  原来这冯碌自幼拐脚独眼,仗着父兄钱财,嫖娼宿妓,故落得个花柳病症,把一头黑发脱得精光,浑名“臭头碌”。

  冯碌自知颜丑,故请来鸟嘴婆,许以重金,叫她设法帮助娶亲。那鸟嘴婆诡计多端,设下“射袍遮丑”之计,又买通几个乡人在旁捧场喝彩,骗得这门亲事。

  富娘闻知原委,痛恨至极。臭头碌动手动脚,富娘左右躲闪,急得他独眼冒火,厉声道:“娘子既入冯家门,生是冯家人,死是冯家鬼!莫要敬酒不喝喝罚酒。”这一声“酒”字,触动富娘心窍,遂柔声道:“官人也太不体谅人了,妾虽愚拙,也晓嫁鸡随鸡飞,嫁狗随狗走之理。只是从早上至今,滴水未沾唇,饿得两眼昏花,官人却一丝儿也不体贴。”臭头碌被一声“官人”叫得心甜如蜜,骨酥体软,连声道:“娘子休怪,恕愚夫鲁莽。”出房唤了声“端酒菜上来”。

  富娘本欲灌醉冯碌,然冯碌是奸猾之辈,任凭富娘百般殷勤,略饮数口便停杯歇盏,斜靠在床沿上,痴望富娘。忽听更鼓已敲了三下,万籁俱寂,富娘心急如焚,暗咬牙关,强抑怒火,拿着酒樽酒杯至床前,对冯碌道:“官人,再饮一杯。”冯碌不便推诿,低头接杯。说时迟,那时快,富娘将酒樽朝他头上猛敲下去,只听得“笃”的一声,美酒与鲜血俱溅,冯碌颓然倒在床上。

  富娘即速转身出门,慌乱中与一人碰个满怀,吓得魂飞天外。原来这人是婢女兰香,在隔房听得声响,过来察看。兰香平日深受冯碌欺凌,欲喷其肉,欲啃其骨,如今见富娘为自己泄了胸中之恨,忙对富娘道:“阿娘莫惊,如今冯家众人皆已入睡,快随我逃跑吧。”富娘遂跟了兰香,躲躲闪闪,跌跌撞撞,出了冯家大院。

  兰香借着月光,指着通往金沙的方向道:“阿娘珍重,恕我不能陪伴。”富娘踏踏探探,摸黑前行。想起今夜洞房情景,不禁悲伤绝望,顿感前程茫茫,天地如漆。走至河边,本欲纵身一跳,了此一生,但念及两姐妹在家,不忍不辞而去。于是朝那金沙乡猛奔。

  再说织娘闻家公索讨自己,思忖与其重回婆家陪伴童性未泯的丈夫,不如一死百虑俱休,遂对美娘道:“愚姐于今事露,局势难挽,妹子此后善自珍重,勿为我伤心劳神了。”美娘知织娘欲寻短见,说道:“此生有甚乐趣?小妹欲与姐姐同归!”

  织娘、美娘抱定死志,然恐惊动众人,直候至四更鼓响,两人才梳妆齐整。正欲出门,忽见富娘蓬头散发,踉跄而来。

  两人惊问其故,富娘含羞带恨,说出原委。三女相对饮泣不止,发誓不祈同日生,只求同日死,遂撕下丝绢,挥动管笔,将满腔怨恨,尽书布帛,以蜡封为丸状,藏入怀中。同至村前江崖,先各以绢紧缚其腰,然后连结在一起,相搂跳进激流之中。正是:乖诈世道,吞去弱质三女;惊涛骇浪,成全刚烈芳魂。

澄海人才网玩具批发|龙美网| (责任编辑:玩具批发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尚未注册畅言帐号,请到后台注册